您的位置  > 整形整容

月经会在最好的朋友之间传染吗?这场争论跨越了两个世纪会传染的性疾病有哪些

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都市传说。

一个女生宿舍8个人,虽然她们可能同时拥有多达7+6+5+4+3+2+1=28个微信群,但她们也可能有相同的“周期”。

“我们宿舍的女生几乎都是同时来月经的~”

“啊~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宿舍才会发生这种事呢!”

自从月经初潮以来,女生们都或多或少地听说过,很多人可能都亲身经历过月经“会传染”的奇怪现象: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女性,比如室友、闺蜜、姐妹等,似乎都有着相似的月经周期。

这仅仅是巧合吗,还是月经真的会传染?

为了寻找这一问题的答案,各国专家学者一直争论不休。

图片来源:soogif

麦克林托克效应

与大多数人对月经同步现象感到惊叹不同,20 世纪 70 年代,一位非常活跃的女研究生玛莎·麦克林托克 (Martha McClintock) 选择将自己的好奇心付诸实践,进行了一项实验来探索这一现象……随后,她在《自然》上发表了一篇文章。(科研巨头的出版物就是这么平淡无奇)

McClintock发表的论文(参考文献1的截图)

麦克林托克从一所女子大学招募了135名女住院医生作为研究对象,经过严格筛选后,她们被分成“室友组”、“女友组”和“随机组”,在随机组中,她们彼此之间并不知道是否熟悉。

分组后,她详细记录了半年内每个研究对象的月经日期和月经周期。

月经间隔(参考1)

研究结果与麦克林托克的预期十分一致,“室友组”和“女友组”的月经间隔时间由原来的7至10天缩短为3至7天,她们的月经出现了逐渐同步的迹象,而“随机组”的月经间隔时间则基本保持不变。

也就是说,同居的女性确实有可能出现月经同步的现象,这种现象也被称为麦克林托克效应。

为了进一步探究这种现象的原因,麦克林托克于1998年进行了后续实验……随后在《自然》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。

参考2截图

麦克林托克认为,女性在月经期间会分泌某些激素,当这些激素被其他女性感知到时,就会逐渐出现月经收敛的现象。

为了验证这一假设,她收集了 9 名女性在排卵前后的腋窝汗液提取物,然后将提取物涂抹在另外 20 名女性的上唇上,并要求她们至少保持六个小时不涂抹。

研究结果再次符合了麦克林托克的预期:在上唇涂抹排卵前汗液提取物的女性月经来潮较早,而涂抹排卵后汗液提取物的女性月经来潮较晚。

后来,其他科学家假设造成这种现象的物质是一种促胰液素,并给了它一个非常浪漫的名字:信息素。

会不会传染_会传染的性疾病有哪些_会传染的病

这是激素的作用,还是数据的诡计?

麦克林托克效应被提出后,后续的许多研究在人类、小鼠、大猩猩等动物身上成功地复现了原来的实验结果。

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研究未能找到月经同步的证据,一些人对研究结果提出质疑,因为这些研究结果无法复制,而另一些人则直接质疑麦克林托克研究的局限性。

《人性》还连续发表了多篇驳斥麦克林托克效应的文章,文章气势磅礴,驳斥有理有据。

参考文献3至5的截图

以中间那篇中国学者的文章为例,这也是目前为止参与人数最多、持续时间最长的月经同步化研究。

本项研究的思路分为两部分。

在第一部分中,研究人员决定进行一项新的群体实验,研究人员收集了186名在宿舍居住超过一年的女性的月经周期数据,结果显示,合住一间宿舍的女性,其月经周期并不同步。

第二部分,研究人员回顾分析了麦克林托克此前的研究,经过极其复杂的统计和模型计算后发现,此前的月经同步结果处于偶然水平。也就是说,即便这些女孩没有生活在一起,月经同步的结果仍然可能出现。

1992年,一个叫威尔逊的人也指出了关键问题:麦克林托克研究一开始选取的对象,其月经周期开始时间并不同步,随着数据增加,偏态分布趋向于正态分布,进而得出错误的结论:月经周期正在趋同。

丁香园地图

假设女性受试者的月经周期为28天,经期为7天,从概率角度看,月经逐渐同步甚至重叠的概率很大。如果一个宿舍有4个人以上,室友跟你“撞月经”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也许我们还得继续争论。

就这样,关于“月经是否会在好朋友之间传染”的争论已经跨越了两个世纪。

如今,科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,所谓的月经同步是一种误解。但谁也不知道未来是否会有新的结论来反驳这种观点,科学的进步也正是在争论中进步的。

最后,尽管早在1992年就有人指出了麦克林托克效应的关键问题,但199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,英国仍有超过80%的女性坚持认为“最好的朋友的月经周期会同步”。

看来,或许在一些具有“形而上”特征的问题上,科学家的研究结论被大众理解的方式与大众理解的方式之间,往往存在着难以逾越的鸿沟。而这场跨越两个世纪的争论,很可能还会继续下去。(编辑:刘宇)

图片来源:soogif

这是丁香园《什么都可以上SCI》系列文章的第52篇。在本系列中,你会发现:什么都可以上SCI?!或许,这就是“源于生活,又超越生活”的科研真谛……

“任何东西都可以在 SCI 上发表”系列还包括这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