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 > 整形整容

奇怪的保姆奇怪的电话全职保姆

原创文献

文化街丁大光叔叔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,当了17年兵,战斗了16年。全国解放后,他被安排在这个大都市当一名普通工人。如今他已是暮年,身体一天天不好,还患有白内障,一个人生活实在不方便。

为了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,丁大爷决定请个保姆。他让人给他写了一则招聘启事。启事贴出来后,邻居们都笑出了声。小广告上写着:我年老体弱,无儿无女,生活起居也有些困难,现招聘一名身体健康的保姆。年龄不限,月薪200元。有意者请与文化街丁大光联系。邻居们都跟丁大爷开玩笑:“丁大爷,这200元工资太寒酸了,谁来啊!”

丁叔尴尬地笑道:“姜太公钓鱼,有心人可以上钩。”

果然,两个月过去了,还是没人来应聘。就在丁大爷灰心丧气的时候,奇迹出现了。这天一大早,一个中年妇女骑着自行车来到文化街,见人就问丁大光的情况。等她来到丁大爷家的院子时,丁大爷刚起床,正忙着做早饭。中年妇女赶紧上前扶住丁大爷,笑着说:“你是丁大爷吧?”

“是我啊,你是……”丁叔疑惑的看着来人。

“我来应聘保姆的职位。”

丁叔一愣:“你是来应聘保姆的?”

“是啊!”中年妇女甜甜地笑着说道,“我叫丁雅丽,是一名下岗职工,前几天听朋友说你们招保姆,就想试试看。”说着,丁雅丽拿出一沓资料,里面有她的身份证、下岗证明、派出所证明,“这是我的个人资料,你看一下。”

丁叔摆摆手,说道:“我眼力不太好,就不看她了。”丁叔视线虽然有些模糊,但还是能看清楚对方,只见丁雅丽衣着得体,举止端庄,一点都不像干粗活的人。丁叔心中有些疑惑,说道:“我这里工资很低,当保姆很辛苦啊!”

“没关系,我愿意当你的保姆,我会尽力的。”

“那好。”丁叔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说道:“先试一个月吧。”

但一个月之后,丁大爷就被丁雅丽折服了。丁雅丽虽然看上去娇气,但其实很勤快能干,而且还很乖巧,她把丁大爷的衣服被子拆开清洗干净。丁大爷晚上睡觉的时候有随地吐痰的毛病,但第二天丁雅丽上班的时候,她就毫不犹豫地把地上的痰清理干净,没有丝毫厌烦的迹象。三十多天来,丁雅丽对丁大爷的照顾,就像是照顾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,丁大爷也从心底里喜欢上了丁雅丽。

丁大爷是四川人,为了让老人吃上美味的家乡菜,土生土长的四川人丁雅丽从某个地方学会了做四川菜,让丁大爷胃口大开。丁大爷很感动,领到工资后,丁大爷又给了他100元钱,丁雅丽不肯收,丁大爷硬是让她收了。然而第二天,丁雅丽却花了200多元钱给老人买了一套保暖内衣。丁大爷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,喃喃自语:“亲爱的女儿,我要是有一个你这样的女儿,那该有多幸福啊!”

“那你以后就把我当成你自己的女儿吧!”

丁亚丽的话仿佛触动了老爷子的内心,许久之后,丁叔才说道:“那个,其实,我有一个儿子……”

“你有个儿子?”

“已经过去30多年了,我不知道他是死是活。”

然后老人叹了口气,讲述了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原来,老人有个儿子叫丁岳海。文革期间,老人的一个战友被冤枉,投靠了丁叔。丁叔不怕暴力,把他藏了起来。造反派知道后,命令丁叔交出人,丁叔宁死也不交出人。造反派们于是轮番批判丁叔。丁岳海担心父亲安危,就把父亲的战友交给了造反派。不久,战友在造反派的折磨下死去了。丁叔被造反派释放后,听说儿子告发了他,气得浑身发抖,指着丁岳海的鼻子骂道:“滚,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!”

文革结束后,丁岳海认识到自己犯下了巨大的错误,悔恨万分。他多次去找父亲认错,但倔强的丁叔叔不肯原谅他,每次都训斥他。在多次认错未果后,丁岳海便销声匿迹了。

“三十年了,你就没找过他吗?”丁亚丽问。

“这样的人,我绝对不会带回来。”老人坚定的说道。

丁雅丽似乎在思考什么,没有再说话。

一转眼几个月就过去了,丁爷爷和丁亚丽在一起生活得很幸福,院子里经常飘荡着老人和丁亚丽的笑声。邻居们都说,这个保姆人真好,对丁爷爷就像父女一样。丁爷爷也很开心,他一天不见丁亚丽就觉得自己丢了魂一样。可是突然有一天,丁亚丽没有来上班,丁爷爷焦急万分,不知道丁亚丽到底怎么了。可是第二天,丁亚丽还是没有来。老人再也坐不住了,让邻居给丁亚丽家里打电话,可是电话一直没人接。丁亚丽到底怎么了?丁爷爷急得吃不好,睡不好,焦急地等待着丁亚丽。

第四天,丁亚礼来了,听到熟悉的脚步声,丁叔激动不已,急忙问道:“姑娘,是你吗?”

丁雅丽走到老人面前,眼含热泪地说:“叔叔,是我。”

丁叔听出丁雅莉声音有些不对劲,忙问道:“女儿,你怎么了?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丁亚丽再也忍不住,放声大哭起来。丁叔慌了,不停地说:“女儿,别哭,别哭,你告诉我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我的丈夫...死于车祸...”

“什么?”丁叔一脸震惊,他没想到这么好的一个女孩,会遭遇如此悲惨的命运。丁叔一时想不出安慰的话,只好开口道:“女儿,你别太伤心了,好好照顾自己!”

丁雅丽擦干了眼角的泪水,说道:“叔叔,我丈夫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,他知道您患有白内障,临终前还让我把他的角膜移植给您。”

“不不不,”丁叔连连摆手,“这怎么可能?”

丁亚莉几乎是哀求道:“叔叔,这是我丈夫的遗愿,就让他完成他的心愿吧!”

丁叔沉默许久,心情沉重地点点头,感慨道:“好啊!姑娘,我答应你……”

手术是在市医院做的,非常顺利。当护士把老人眼睛上的纱布拿开时,老人终于看清楚了丁雅丽。这是一个明明憔悴,却长相慈祥的女人。丁大爷抑制住激动的情绪,从身上掏出一枚钻戒,说道:“儿媳,我祖上是资本家,后来破产了,这枚钻戒就流传了下来。我本来是想送给儿媳妇的,现在我改变主意了。儿媳,你收下吧。我身上没有别的贵重物品了,就只有这个。”

丁亚丽顿时泪流满面,跪倒在老人面前,哭着说:“爸,我是您的儿媳妇,丁月海是我的丈夫!”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老者惊恐不已,差点摔倒在地。

丁亚丽哭着讲出了事情的经过。原来,在被父亲多次拒绝之后,丁岳海就不敢再见父亲了。几十年过去了,丁岳海凭借自己的努力,在一家外资企业找到了一份工作,月薪3000多元。后来,他认识了在一家酒店担任主管的丁亚丽,两人结婚,婚后过着幸福的生活。一切都因为那张招工启事而改变。当丁岳海在街上无意间看到父亲的招工启事时,他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他三十多年没见过父亲了,没想到父亲已经不能自理了!他很想冲到父亲身边,可想到父亲倔强的性格,又不禁有些犯难,自己该如何当着父亲的面尽到孝心呢?他想到了妻子丁雅丽,于是便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妻子,并劝说她去应聘这个保姆。当丁雅丽知道自己有公公的时候,十分吃惊,听完丈夫的讲述后,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她辞去了酒店的工作,来到丁叔叔住的小院里,以保姆的名义照顾公公。

但世事难料,丈夫在上班途中遭遇车祸,临终前,丈夫请求丁亚丽将自己的眼角膜移植给父亲,最后他说:“这件事情千万别跟我爸说,我没资格当他儿子……”

说完这些,丁亚莉哭着说道:“爸,请你原谅月海,他一直都很担心你!……”

丁叔激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脸上滚落了两行泪水……